现在这个时候,杭州的小学生还没有期末考试,不过韩国那边的小学已经放寒假了。 杭州上城区天长小学的年轻数学老师袁慧娟已经在韩国一所国立小学里取经一学期。最近这次回来,晒了很多在韩国小学里遇见的有意思的教育内容。那边小学的校长,前几天还专程来杭州交流经验。 韩国和杭州的教育制度有何不同?重点来看看袁老师给我们带回来的韩国小学一年级的课程表。    
  韩国一年级的课程表,除了生活、生活,还是生活……
  袁老师在大学里就作为交换生去韩国学习过,韩语很好,同时她又是杭州市上城区教育系统“枫叶奖”获得者,所以她可以申请去国外游学取经。这次在韩国釜山教育大学附设小学,她跟着那边的班主任老师,观察韩国小朋友的学习生活。韩国的教育其实和中国的相似之处非常多,孩子的学习压力、父母的期望,都有很多共同之处。但袁老师体验下来,觉得还是有很多不同点。袁老师翻译了一份该校1年级1班的课程表(见图)。
  袁老师解释,“裁量”课是一门综合了音乐、美术、劳技等内容的课程,比较强调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和创意,內容五花八门,包括电影欣赏、医学保健、折纸艺术、球类运动等。性教育也是裁量课中的一部分,一年级的时候,会让小朋友讨论男孩女孩有什么不同。这份课表中的另外一个特点是“生活”课特别多:快乐地生活、智慧地生活、合适地生活……就连整理书包这样的事,也有专门的课,袁老师觉得他们的生活课程体系实在是完善。
  特殊教育老师是硕士,只为个位数的特殊学生上课
  韩国和中国差不多,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都很高,花钱送孩子上辅导班兴趣班盛行,基础教育阶段也存在就近入学或者参加热门学校摇号的情况。但韩国小学里还有一件事让袁老师印象深刻,那就是对后进生、困难生很关注。普通小学会专门开辟一个“资源教育”教室,在韩国釜山教育大学附设小学,这位老师是特殊教育专业的硕士,应该说在老师里文化程度相当高了。
  袁老师曾见这位老师在偌大的教室里只为两个孩子上课。 “普通小学里也会有个别程度比较轻的智障或自闭症孩子,有些课他们和智力正常的孩子一起上,有些课他们有专门的教材、教室和老师。”袁老师说,当时她见到老师不厌其烦地教一个三年级和五年级的孩子做一年级的进位加法。来“天长”介绍经验的韩方副校长朴始炫说,其实在预习题的设计上,可以把孩子对这门课的掌握程度分成“上”、“中”、“下”,之后在课堂上组织小组学习时,老师会有意穿插三类学生,同时对“下”的孩子多加观察指导。
  为保证各学校发展均衡,所有老师5年一流动
  袁老师还注意到,韩国的教育行政部门从制度上规定,所有的教师必须在各个学校间5年一流动,以保证学校之间的教育水平发展均衡。同时,韩国的裁量课是有教材有体系的。 杭州孩子在学校也有综合实践活动,但没有统一的教材,教学目标也比较模糊,可操作性差,都依靠教师自己开发设计,而且经常是在课外进行的。 “这学期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作为一个老师,我每次接触一批孩子,要更多把他们当成一个个体考虑,而不是以统一标准对待。”袁老师下个学期还会继续到韩国的这所小学学习,她说,很多未尽的课题,她还要继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