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新闻网北京12月10日讯 在人民科学家钱学森诞辰99周年之际,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今天在北京举行新书首发式,隆重推出由知名作家叶永烈撰著的《钱学森》一书。

  首发仪式上,作者叶永烈介绍了写作《钱学森》一书的过程和感受;钱学森之子钱永刚讲述了出版《钱学森》一书的感动之情,并向上海交大出版社和作者叶永烈表示感谢。首发仪式上,中国航天员大队、北京师大附中“钱学森班”、北京一零一中学“钱学森理科实验班”、北京海淀实验中学“钱学森班”的代表,接受了出版社赠送的《钱学森》一书;学生代表演唱了文献影视片《钱学森》的主题曲《飞翔的路》,朗诵了自己创作的歌颂钱学森的诗歌。

  首发仪式上,北京一零一中学校长郭函向钱永刚先生颁发了“钱学森理科实验班”顾问聘书。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韩建民、总编辑张天蔚出席新书首发式。(周玲玲

  《钱学森》一书题记

  钱学森博士是中国火箭、导弹、航天事业的拓荒者和奠基人,是一位传奇式人物。他出身中国的华丽家族,家学渊源,1935年横渡太平洋,成为美国航空大师冯?卡门的高足。他在美国从事火箭研究,参与国防机要,甚至一度在五角大楼上班。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他以美军上校身份参加美国空军顾问团,前往德国考察火箭和导弹的研制工作,审讯德国火箭鼻祖冯?布劳恩。在新中国诞生后,他准备回祖国效力,突然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甚至以“间谍”罪被捕入狱。美国千方百计阻止钱学森回国,因为他们深知钱学森“抵得上五个师”!

  诚如艾青所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花,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经过五年的不屈抗争,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过问下,导弹翘楚钱学森终于在1955年10月8日踏上祖国的热土。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了他,称他为“火箭王”。他运筹帷幄,稳坐中军帐,对中国的“两弹一星”以及载人航天事业作出了不可替代的历史性巨大贡献,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和提升大国地位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他,岂止“抵得上五个师”?钱学森还完善并发展了系统工程的理论与方法,并把这一理论与方法应用于全部知识领域的研究,从而创立了系统科学。

  本书深层次解密钱学森的传奇人生,文笔流畅,可读性强。全书图文并茂,首次公布了钱学森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甚至包括钱学森本人在美国拍摄的摄影作品。全书展现“知识就是力量”和“爱国主义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动力”这样鲜明的主旋律哲理。从某种意义上讲,本书不仅仅是钱学森个人的传记,而是中国“两弹一星”和载人航天的发展史,是中国作为大国并迈向强国的崛起史。

  本书是作者的最新作品。本书献给广大读者,特别是献给广大年轻读者,从钱学森的传奇人生中汲取前进的力量。
  《钱学森》一书后记

  我在1979年有幸结识钱学森先生。不过,那只是工作上的聆教。

  2006年8月29日,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韩建民先生、总编辑张天蔚先生和江晓原教授的介绍下,我结识了钱学森之子钱永刚教授。那次会晤,可以说是本书的第一次策划会议。最初商定以图片为主,配上简略的文字。

  此后,我有机会多次访问钱永刚教授。钱永刚也像钱学森那么健谈,跟我无拘无束地聊他的“老爷子”,使我开始熟悉钱学森的生平,着手写作《钱学森画传》。不料在动手写作之后,文字并不那么“简略”,也就不是最初设想的以图片为主了,而成了以文字为主、图片为辅了,成稿定名《走近钱学森》。

  就在《走近钱学森》一书刚刚写完,2009年10月31日传来钱学森病逝的噩耗。为了纪念钱学森先生,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全力以赴,以极快的速度,在钱学森去世一个月的那天,出版了42万字的《走近钱学森》一书。

  2009年12月5日,《走近钱学森》首发式在北京隆重举行。钱学森之子钱永刚教授、“两弹一星”元勋孙家栋院士、航天英雄杨利伟、英雄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等出席了首发式,使我深受感动。

  在《走近钱学森》出版之后,我在听取了众多读者方方面面的意见后,对书稿做了订正,并由钱永刚教授提供采访线索,专程赴北京作了诸多补充采访,在《走近钱学森》基础上增加了20万字,使内容更加丰富、扎实,由此写成了这本《钱学森》——钱学森确实是中国当代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写作本书,我有三条“准则”:

  一是钱学森本人很少谈及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因此也就留下许多想象的空间,关于他的讹传随之流传,其中不少是“真名人,假故事”。我在写作本书时不得不担负起“考证”史实的任务,期望本书能够清除这些虚构、胡编的污垢,但是也很难保证没有错误的窜入;

  二是本书以广大年轻读者为主要阅读对象,让“70后”、“80后”、“90后”们了解钱学森是怎么走过来的,“两弹一星”和载人航天是怎样走过来的,我们的共和国是怎么走过来的。期望年轻人能够传承钱学森精神,在未来能有千千万万个“新钱学森”手持火炬朝着科学的顶峰迅跑。

  三是虽然“两弹一星”和载人航天涉及种种艰深的科学原理,本书却力求用明白而流畅的语言使每一个读者都能读懂钱学森。我希望能够写出一个平实可信的钱学森,坚持用事实说话。即使是对于钱学森的种种争议,也尽量用中肯、如实的文字向读者说清楚、道明白内中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但不作“裁判”。

  书中没有“火箭之父”、“导弹之父”之类颂扬性的称谓,钱学森本人也不喜欢对他的不实赞美。“知识就是力量”和“爱国主义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动力”是贯穿全书的主旋律。

  钱学森的一生,如同一部中国的“两弹一星”发展史。本书当然主要是写钱学森的生平,但是也写以钱学森为主的“两弹一星”群体。正如钱学森本人再三强调的,“两弹一星”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成果。所以我在着力刻画钱学森形象的同时,也旁及“两弹一星”的统帅聂荣臻元帅、恳请钱学森“出山”的陈赓大将、钱学森的挚友郭永怀、钱学森手下三员“大将”——任新民、孙家栋和王永志……此外,还注意勾画与钱学森人生道路有着密切关联的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其中包括父亲钱均夫、导师冯·卡门、夫人蒋英、堂弟钱学榘、慧眼识英才的叶企孙、“红色科学家”罗沛霖、“三钱”的另一钱——钱伟长等。我还注意勾画美国海军次长金贝尔、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钱学森好友弗兰克·E·马勃以及郭永怀夫人李佩的不同鲜明个性。这样的众星拱月式的表述方式,也许会有助于读者对于钱学森传奇人生的更深理解。

  在《钱学森》中,我也不回避关于钱学森的种种所谓“敏感问题”。钱学森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他回国之后正是中国政治运动的“多产岁月”。钱学森也不得不在“大鸣大放”中与秘书互贴大字报,在“四清”运动中在工厂车间里坐在小马扎上接受“社会主义教育”,在“文革”中写《关于空间技术名词统一问题》那样纯粹科学技术文件时也不能不写上一段“最高指示”……离开了当年的政治环境,就很难理解这样的“中国特色”的细节。

  我写及钱学森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的两难境地。他作为中国科学界的头面人物,一方面不能不在各种会议上对“反右派斗争”作应景式的表态,一方面又出自内心对于与他同龄、同样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导弹专家徐璋本的悲惨遭遇表示同情,甚至多次帮助因徐璋本被捕而在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徐璋本夫人。我也写及钱学森在“文革”中的迷茫。在那动乱的岁月,钱学森一方面要尽力排除“文革”对他所领导的“两弹一星”事业的严重干扰,一方面对国防科委副主任安东少将、卫星专家赵九章教授、导弹专家姚桐斌教授的非正常死亡表示深切的关注,尤其是对当年力劝他回国的资深中共党员罗沛霖居然被打成“特嫌”而被捕难以置信……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韩建民先生、总编辑张天蔚先生和责任编辑刘佩英小姐的支持与帮助。

  感谢钱永刚教授、航天档案馆原馆长刘登锐先生、中国未来研究会韦锡新先生、钱学森堂甥陈天山等的认真指正,使我能够改正疏漏之处。

  特别感谢90岁的钱月华、91岁的李佩、93岁的李锐、95岁的任新民等众多与钱学森相关的人士接受我的采访。

  需要说明的是,本书中大多数照片是由钱永刚先生提供。凡是能够查到摄影者姓名的,均已标明。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查明摄影者姓名的,万望知情者在读了本书之后告知出版社,以在再版时补上,并寄发摄影稿酬。

  本书中的钱学榘、钱永健照片由陈天山先生提供。

叶永烈 2010年8月4日于上海“沉思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