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臣(左)和弟弟朱君

  做一个袖套1.7分钱,最多时一天做2000个——仙桃一个贫寒的母亲王会容这样做了整整三年,将一对双胞胎儿子送进名校:哥哥朱臣和弟弟朱君以635分、627分的高分双双被华中科技大学录取,一个选择了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另一个则就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
  面对本报记者,这对腼腆的双胞胎齐声说:“妈妈比我们辛苦多了!”也许,正是理解了妈妈的一片苦心,知道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他们才比同龄人更懂事、更懂得珍惜。
  简陋的出租屋里
  妈妈在挑灯做袖套陪伴
  朱臣和朱君出生在距仙桃市区还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长埫口镇五行村,父母均务农。2009年,兄弟俩考入仙桃中学读高中,母亲便在学校旁租房陪读,田里的活儿则都交给了父亲。
  这间年租金仅1800元的小屋,10多平方米的空间仅容得下两张小床、一个柜子和一张书桌。小小的卫生间和厨房用玻璃板隔开,朱臣和朱君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三年。
  母亲王会容除了洗衣、做饭,一得空闲便打零工补贴家用:她借来机器做一次性袖套,做好一个1.7分钱。刚开始不熟练,累得腰酸背疼一天也只能做500个;渐渐地,她越做越快、越做越好,一天最多能做2000个。一个月下来,家里能多好几百元收入。
  就这样,每当夜深人静,这间小屋的书桌前,一边是热烈讨论题目的兄弟俩,一边是埋头赶活儿的母亲……“无论学到十一二点还是凌晨,妈妈总是等我们睡下后才上床。”朱臣说,由于长期熬夜做袖套,妈妈的视力下降很多,颈椎也不好。
  兄弟俩曾因心疼母亲而帮着做,深知此活费时费力,“虽然高中三年读得很苦,总是睡不好觉,但妈妈比我们还辛苦。”
  多年的寒窗苦读
  兄弟俩互相竞争和帮助
  虽然辛苦,但令王会容欣慰的是,两个儿子都特别刻苦。学习上,他们考试时相互竞争,而平日里则相互帮助,成绩一直不相上下。
  朱君管理着班级钥匙,每天需要最早到校。于是,早上5:40闹钟一响,兄弟俩便自觉起床,一同去学校。晚上10点下自习后回家,还要一起交流讨论到12点左右才睡下。“有时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时,母亲总会提醒:”早点睡觉,别较劲儿!‘“朱君说,如果没考好,母亲从不怪他们,而如果考好了,也不会受表扬——因为怕他俩”飘飘然“了。
  朱君未参加中考,是直接免试录取到仙桃中学快班的,这让被考到平行班的朱臣压力颇大。为了赶上弟弟,他学得格外认真,平日里的考试都相互比拼,“胜负各一半吧。”朱臣笑呵呵地说,此次高考,他终于“反超”弟弟。
  其实,兄弟俩对这次高考的成绩并不十分满意。“哥哥一直是班级第一名,摸底时最高考了670多分。”朱君这样说。甚至,朱君认为自己没发挥好,一度想着复读,但妈妈跟他说“家里实在负担不起了……”
  最终,兄弟俩都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但没有选择相同的专业,“我们都想学工科、想读研,但希望是在同一个学校不同的专业领域竞争。”
  健康的课余生活
  从不去网吧 暑期打工干农活
  没有参加过一天培训班,也没有进过一次网吧——这是令朱臣、朱君兄弟骄傲的地方。
  家里条件不好,兄弟俩读高中时都是拿助学金,在生活上更是格外节省。“除非买书,他们基本上没有零花钱。还分得很清楚:看的书只用买一本,需要写的书才买两本。”王会容说,儿子从不去网吧玩游戏,甚至她提出给兄弟俩买部手机,他们也不要。
  虽然没条件上各种培训班,朱臣和朱君却自己学会了象棋。“村里不少人爱玩这个,我们看着看着也就会了。”朱臣说,学习之余时,他俩就在一起“对杀”,由此练就了不错的棋艺,到现在为止,跟其他同学玩基本没输过。
  当录取尘埃落定,除了心爱的象棋,兄弟俩还计划学好英语和书法,暑期还要打工和帮做农活来减轻家里的负担。“妈妈说,我们考上大学,她既高兴又觉得担子重。”看着村里不少同龄的孩子已外出打工赚钱,而父母还在为自己的学费发愁,兄弟俩不禁觉得有些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