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不公,很多人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只是一味抱怨。从小患上怪病导致四肢残疾,却不断鞭策自己前行,今年高考取得了超出理科一本线72分的好成绩——17岁的李可,用亲身经历说,即使命运不公,也不能将他击垮!他是不幸的,却也幸运,因为求学路上有父母的温暖相随。他很少对父母说感谢的话,却交出了一份最好的答卷。一切,尽在不言中。

  爱哭鼻子,从小好奇心重
  近日记者走进了长丰县义井乡一个干净的小院。李可圆圆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他的双腿无力地耷拉在轮椅下方,脚肿得像馒头一样,双手向内曲着。他试着与人握手,但终未能抬起手来。晚报记者主动将手放在他的手心,算是完成了这一“礼仪”。
  46岁的鲍玉友站在一旁,疼惜地看着儿子。他回忆说,儿子从小非常顽皮,常跟小伙伴打架,打不过就哭;他还特别爱问“为什么”,特爱刨根问底。“为什么电风扇会转”“电是从哪里来的”……时间长了,人们都“怕”这个“太过执着”的小男孩。鲍玉友夫妻文化水平低,于是他们买来碟片《十万个为什么》,“堵”住了儿子喋喋不休的小嘴。
  怪病突至,他却变得坚强
  童年总是无忧无虑,而对小李可来说,则多了一些残忍。小学一年级下学期开学时,老师让小朋友上楼取小板凳。小李可正准备上楼,却发现自己的腿使不上劲,只好用手往上爬,老师赶紧将此事告知他的父母。“到省城大医院一查,医生说孩子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肌肉会慢慢无力,到十三四岁时可能无法行走。”这一晴天霹雳让鲍玉友夫妻俩夜不能寐,常背着儿子以泪洗面。“其实我听到了医生的话,虽然那时还小,但我知道不能行走很严重。”李可说,从那时起,他的心中就多了些隐忧;但也从那时起,他不再爱哭。李可需要接受穿刺,当针头从他的腿和脊椎中穿过时,他紧咬牙关,不哭不叫,“连医生都很吃惊,说很少见到这么坚强的小孩。”妈妈孟祥霞说。
  时光流逝,学会坦然面对
  小学四年级时,李可已无法行走,父母只好用自行车推着送他读书。五年级时,亲戚送来一个轮椅,但李可始终不愿坐上去。“我内心很抗拒,很怕见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虽然身体与常人不同,但学习成了李可最大的乐趣。从求知的过程中,他才能找到那些“为什么”的答案。他说,虽然不能行走,但他很庆幸自己的双手还能自由活动,能顺畅地写字。
  不过病魔并未止步,读初中后,李可感觉双手的力量也逐渐被抽走,他感到了对未来的恐惧。“那时我不断给自己打气……只要心有力量,我就不会倒下去。”在与病魔的斗争中,李可越来越坦然,初三时还接受了轮椅。“别人说什么没关系。”
  2009年,李可顺利考上了长丰一中。家人劝说他不要再读了,李可却很坚持。“我不想无所事事没有价值地活着,我就想读书。”面对倔强的儿子,父母妥协了。他们做出一个决定:举家迁往县城,租房陪读。“每天早晨爸爸都会帮我穿衣服,吃完早饭后他会送我上学。教室在六楼,全靠他背上去。”李可说。
  在妻子的协助下,待120多斤重的儿子趴上肩头后,鲍玉友总是咬咬牙,使劲用手撑下地,然后才能站起来。每次他都一口气背到四楼,然后靠在栏杆上稍微休息下,再接着背。而晚自习结束后,工作了一天的他还要赶来,再把儿子背下楼。时间长了,鲍玉友落下了腰疼的毛病。“1、2、3、4……”每次被爸爸背着上楼时,李可都在心中默默数着,“一共124个台阶,我知道每个阶梯都凝聚了爸爸的辛苦。他太累了,我其实很内疚……”
  努力争气,学习名列前茅
  这些年来,李可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尴尬。每次老师说“听懂的同学请举手。”虽然很想,但李可却始终难抬起手来。“手不听使唤,就连翻试卷都很吃力。想喊老师帮忙,又怕影响其他同学。有时好不容易将试卷翻好了,橡皮和笔又掉在地上,没法拾起来……”此外,上厕所也成了一件让李可尴尬的事。孟祥霞每天都要拿着尿罐来学校帮儿子接小便。“上午是在做课间操时,下午是在做眼保健操时……妈妈不好意思进男厕所,就在厕所旁一个隐蔽的角落帮我。”
  瘦弱的孟祥霞看上去有些疲倦,但并不言累。“孩子脾气好,从来不抱怨。倒是我有时太累了跟他发火,他也不回嘴……”儿子的学习成绩让鲍玉友感到自豪,“刚进一中时,他是年级200多名,但第一次月考时,他就考了年级第27名……后来一直稳定在年级50名左右。”
  坚强乐观,希望报答父母
  在李可身上能读出一种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读初中时老师就总跟我说,你家李可真乐观。”孟祥霞说。对于生活,李可充满了感恩,“老师同学对我都很好,他们会推我出去转转,还帮我收拾桌子。爸爸晚上偶尔回来晚,同学们会把我背下楼。”李可用手拿起笔,一笔一划地写下了8个字“天蓝水绿,鸟语花香”。“我真想感受下外面的景色啊,可我的情况,只能报省内的大学,多少有些遗憾。”他笑了笑。
  现在,李可的父母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的好成绩,忧的则是家中五六万元的债务。鲍玉友每个月只有几百元的收入,而李可因此早就停止了治疗,在治病和上学之间,他宁愿选择上学。“不管多苦,只要孩子想读书,我们都会帮他完成心愿。”鲍玉友说。李可则更乐观,“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持续斗争的过程,我是不会放弃希望的。”他说,即使上不起大学,也可以靠写写文字、做家教来减轻家里负担。他说,自己很想报答父母。